花爷

繁花血景依旧

【周叶】一边儿训练一边儿秀『肆』

哈,我又来了。
私设如山满屏ooc
前文移步多谢您
——————————————————
剑圣打得枪王满地找牙?不存在的。
空荡的竞技场上,夜雨声烦和一枪穿云对面而站。这样的场景确实很少见,职业联赛中的单挑选图为了展现选手的选位和走位能力通常都会有障碍物或者比较迂回,空空荡荡的竞技场上两个人正面交锋,倒更像网游里的场景。

俩人倒是谁也没客气,尤其是周泽楷。神枪手再怎么说在近战当中也不如剑客优势大,碰着了就该躲着走,可这会儿一枪穿云甚至一点儿退的意思都没有就冲着对方奔去,两人在竞技场的正中央来了第一次交锋。

“看剑看剑周泽楷你可要小心了本剑圣剑下无情你当心被砍死没法回去陪你家老叶!”
“呵。”比赛中一向会选择无视垃圾话的周泽楷这次却秒回了黄少天一个“呵”。

垃圾话放完,黄少天就开始攻击了。一枪穿云保留了和夜雨声烦之间五步的距离,这也算安全距离了,而夜雨声烦才不想离这么远,近身了,他的优势才大。一个三段斩施展出来,夜雨声烦像一道影子朝着一枪穿云的方向闪去。却不料一枪穿云这时使出了一个乱射,三百六十度纷飞的子弹把神枪手保护的严严实实,夜雨声烦不得不在第三段位移时选择放弃近身。这一次交火,夜雨声烦虽然掉了点血,不过微不足道得很。

“少天有点儿轻敌啊。”喻文州微微皱了皱眉。
“这明显就是把小周当成上午的醉汉了上来三段斩近身,太差劲了吧。”

黄少天也是意识到了自己的轻敌,周泽楷已经找回了状态,绝佳与否不好说,但绝对不是上午那个魂不守舍的样子了。

反应过来是需要时间的,这段时间,一枪穿云怎么可能待着那儿不动放人去想,荣耀这游戏可没有暂停。还在乱射的一枪穿云移动着,把夜雨声烦包括在伤害范围之内,同时又保持着安全距离。

“小周这个思维,太缜密了。真是一点儿伤害都不浪费啊。”
“周队果然状态和上午截然不同了呢。”

“靠靠靠!周泽楷你至于吗那么点儿伤害也不放过!”
只见夜雨声烦突然变成了8个,动作完全相同,一齐向着一枪穿云奔了过去。其实黄少天这个操作自己也是担着风险的,以周泽楷的思维和操作,自己根本没法近身,不近身的话很多控制就都没有办法触发,他只能是一直处于挨打状态。这个时候用剑影步,确实亏了点儿,但想要在整场比赛中占据主动,这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

“这么快八个了!这成长速度。”叶修也禁不住称赞了一声。
“是啊。毕竟他也不想蓝雨明年的夏天,像今年一样,结束的这么早。”

八个剑影,哪个是真身?周泽楷没有去猜,他操纵着一枪穿云,一边后退,一边荒火碎霜交错纵横。
纵使一枪穿云在后退,到底是剑客速度更快,一枪穿云和夜雨声烦的距离,在一点儿一点儿地拉近。
七步。一枪穿云使出双射,打掉两个假影,还剩六个。
六步。荒火一发,碎霜一发,又打掉两个,还剩四个。
五步。一枪穿云从风衣里掏出一枚浮空弹,打掉一个剑影,还剩三个。
四步。荒火一记暴射,又一个剑影灰飞烟灭。
三步。这是决定性的距离,而夜雨声烦还有两个,再近,枪体术还能在近战中,好好保护到神枪手吗?

“乱射的冷却还没好,恐怕周队这个时候,多少会慌张吧。”喻文州脸上竟然出现了一丝得意。
“谁和你说枪体术极限就是三步了,蓝雨的夏天想走远点儿,小周也不是吃素的啊。”叶修却看起来比喻文州还要泰然自若。

三步的距离,周泽楷爆起了手速,一记速射打掉最后一个假影,被迫和黄少天夜雨声烦的真身间距离缩短到两步半。随后立即转身一个滑铲,两步半枪体术,开始了。

剑客哪是吃干饭的,弹跃跳起就是一个落英式,剑客腾空移速急剧下降正是大掉血的空当,可一枪穿云要想此时输出这一记落英式就必须得吃。伤害可以有,倒地的控制可不能收啊。这点儿账周泽楷当然算的过来,一枪穿云翻滚位移,此时夜雨声烦也已经落地了,距离,却还是两步半。
黄少天此时纳闷,周泽楷位移并没有扩大距离的意思,难道两步半的距离,他枪体术练成了?还是要小心。

一枪穿云突然反守为攻,一个膝撞正命中夜雨声烦,随后开枪又是乱射。夜雨声烦的身上,有了溅血的枪孔,吃了一下僵直,乱射却没全部笑纳,拔刀斩退开,跟着就是银光落刃自头顶而来。

“周队这下伤害够高啊。”
“枪炮武术加成吧。黄少天这个反击急了,落地让人家逮个正着。”

叶修说的还真对,这个银光落刃差一点儿劈中神枪手,可惜,差一点儿。枪体术还在展开,夜雨声烦落地的瞬间,一枪穿云一个回旋踢就把人撂翻在地,随后一记曲射伤害暴击出来。

“靠靠靠靠周泽楷这么狠啊!”

夜雨声烦这下血线没少掉,但到底是身经百战的人慌还是不至于的,这不,反击开始了。
挨了打站起来的夜雨声烦,出手一记逆风刺,这么大的攻击范围还真是不好躲,一枪穿云再怎么灵活这么短时间内想躲开也不可能。随后剑客立马接了流星式,这么快的节奏,倒有点儿像君莫笑的散人。一枪穿云连吃两招,节奏却丝毫不乱,这个时候拉开了距离,三步,四步。

“小周这场打到现在,可以说是一个破绽没卖。吃的伤害都是应该吃的。一点儿不亏。”
“倒是少天,好像有点儿心急啊。这距离放了,优势就又没了。”

比赛的走势可以说相当平稳,一旁观战的张新杰和肖时钦也有些惊讶于周泽楷今天的发挥,不说和上午截然不同,就是总决赛,也没打出这水平啊。

虽然内容很多,但其实战斗刚打了没两分钟,又过了两分钟,战斗就结束了。夜雨声烦孤注一掷的破空式判定失败,一个大大的破绽卖出来,一枪穿云毫不客气就是巴雷特狙击直中头部,随后双重控制刷新了冷却,又一记大招命中夜雨声烦。在血线仍过百分之二十时,就结束了战斗。
————————————————————
打戏真的,无力。

评论(8)

热度(35)